• zhumi yu
  • 1980 6 2
  • WonderCSS
  • 其人:
  • 喜欢安静
  • 人越多越犯困
  • 小胖子
  • 视力无敌好
  • 略比蜗牛慢
  • 想回古代看看
  • 窦唯FANS
  • &Rammstein
  • 不喜悲剧
  • 只会汉语
  • 唐寅和拉斐尔 - [日记]

    2009-07-13

    上周末在回海城的路上看完了《嫌疑人X的献身》,今天中午闲时便翻出陈丹青的《荒废集》来读,文字还是那么侃快有趣,没翻得几页便看到一个好玩的事。那就是拉斐尔与唐伯虎这两个家伙竟然是活在同年分,唐寅(1470—1523年),拉斐尔·桑西(1483—1520)。

    天啊,在我的意识里似乎唐寅那算古代,拉斐尔要“近代”许多,这真真是太让我惊奇了。陈丹青说将两人的画作并在一起看就能很直接的看到中西文化的差异了。于是我便好事的找来两张画并在一起看,这简直了,所谓“直观”也便是如此了。

    因为拉斐尔那面没有可相比较的“山水画”,更莫说“诗书画印”了,所以唐寅只取了《王蜀宫妓图》轴中的局部。拉斐尔取的是《草地上的圣母》。两幅图片碰在一起,其文化差别可谓明显了。那差别不单单是美术范围,还有唐寅的那首《桃花庵歌》,还有那部蒸汽机,等等。

  • 广告人的阶梯 - [资料]

    2009-06-12

  • 要正确使用“的、地、得”,首先必须掌握好词类、语法,要懂得句子的主要成分(主语、谓语)和句子的附加成分(定语、状语、宾语、补语)。一般来说,在句子中“的”衔接在名词前面,“的”的前面是这个名词的修饰成分,主要有名词、代词、形容词或相应的词组充任,表示领属关系或表示被修饰的事物的性质,做句子的定语。例如:“灿烂的阳光”,“灿烂”(形容词)是“阳光”(名词)的定语;“我的书”,定语“我”是代词;“又高又大的建筑物”,采用的是联合词组“又高又大”作定语。

    “地”表示它前边的词或词组是状语,是用在动词前面的修饰成分,主要由名词、形容词、数量词等充任,对中心词(动词)起限制、修饰、说明作用。例如:“果树渐渐地绿了”;“渐渐”是形容词,是修饰动词“绿”的,作“绿”的状语;“科学地总结了……经验”,名词“科学”是动词“总结”的状语;“……抓紧一切时间忘我地工作”,“忘我”是动宾词组,作动词“工作”的状语,等等。

    而在句子中用在“得”字后面的,是由形容词或词组(有时也由动词)充任,用来补充说明“得”字前面的动词或形容词的程度、结果,作它的补语。例如:“牙疼得厉害”中,形容词“厉害”是动词“疼”的补语;“高得像一座山”中,“像一座山”这个词组用“得”连接,作形容词“高”的补语;“惹得大家十分生气”中, “得”连接“大家十分生气”这个主谓词组,以补充说明前面“惹”这个动词的结果,起到了补语的作用。

    总之,正确使用“的、地、得”简单地说只要记住三条: 

    1、词前面的修饰成分,用“的”字衔接,作名词的定语; 

    2、动词前面的修饰成分,用“地”字衔接,作动词的状语; 

    3、动词或形容词后面的补充、说明成分,用“得”字连接,作动词或形容词的补语。 

  • 于湛

      金坛于氏始祖于契玄子,明正德六年进士

      嘉靖年任郧阳巡抚,修建郧山书院(今郧阳中学),(郧阳:今湖北十堰),嘉靖十六年于湛刻《契翁中说录》二卷 (明)于镒撰 子部第937册 。

      嘉靖丙午年,于湛时任,以母老求改南方。言官纠其诡避,宜重惩,上又命改江西,便其迎养。

      于湛子于业(明嘉靖二十六年进士)

      于湛孙于文熙、于孔兼兄弟(明万历八年进士) 

     

不埋怨,不愤怒。找处清静,记录日子,练习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