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umi yu
  • 1980 6 2
  • WonderCSS
  • 其人:
  • 喜欢安静
  • 人越多越犯困
  • 小胖子
  • 视力无敌好
  • 略比蜗牛慢
  • 想回古代看看
  • 窦唯FANS
  • &Rammstein
  • 不喜悲剧
  • 只会汉语
  • 放空的日记 - [日记]

    2009-07-27

    这段时间累到不行,早上起来原本酸痛的身子又被公交车圈猪一样的人流挤得昏臭难忍。到公司后先用手巾大致的擦了擦身上的汗换了件衣服后才有些精神,早上上班前的这段BUS经历,无论有多么美好的心情,对生活怀有多么大的愿景都被挤的一塌糊涂。一天以这样的开始我想多数人的办公效率会大打折扣,自然包括我。

    最近不不说我说话越来越唠叨了,反视自己觉得满脑子的都是混乱,满心塞得尽是陈旧繁乱的棉絮,我似乎被这些事情挤压的有些变形了。这周的工作日开始高速运转了,本来“周日忙碌上班休息”的机会也没了,擦破头皮也得硬顶了。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周日买了一盆薄荷,到家里不久就垂头丧气了,希望能坚持住!

    PS 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忘记了前面是什么桥段,画面就是拔起一株将死的植物,从泥土中脱离出来的根部长满了可爱的小蘑菇,灰色的、圆圆的那种。当时我就想要将它们留下种到花盆里,因为我一直有种在花盆里蘑菇的想法。哈哈!

  • 家里的硬装几乎弄完了,虽然一路磕磕绊绊的总算是搞定了,感觉太疲劳了。疲劳到就算不甘心也不想再去弄了,这段时间每到周末都累的不行,上班时间还要常常请假往回跑,想想真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我喜欢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在目前的基础上能不能靠家具换回来点,真想再由套房子啊,这样就不会有两个人的意见冲突了,各负责一套多OK。不可否认的是钱真是个好东西。

    淡定,想想我连清水房都能住个三两年,目前这房子已经很齐备了,只是付出和结果有那么些出入也不算什么,毕竟现在不是最终效果,等家具什么的都弄完说不定又是一个样子。房子毕竟是两个人住,和像个人相处差不多,个人都有各人的喜好,互相容忍才是持久发展的路子嘛。淡定。

    这次装房子学到很多东西,很鄙视自己的孬性格,顾虑的东西太多。这是什么原因决定的呢?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钱这东西,一穷就酸,一酸就孬。那些风骨很高的穷书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是持才傲物么?可是在这年代还有“持才傲物”一说么?我想或许该是“持财傲物”更多些吧。一不留神又写了这么多的酸字,打住。改变性格得先从改变兜囊开始。

    我要写的小说我又有了新理解,平时在忙碌的间隙常常在思考故事的背景。先不考虑意义什么的,只想把故事讲的吸引人,阅读起来流畅亲切又不失惊喜乐趣。大致整理了下思维后,我想应该将前面写的“墨离”溶入新的大故事里,整体故事发生在扬州,名字暂定叫《西湖瘦》,不不称之为“怪怪的臭拽”。

    的确这样,我很喜欢文字读出的感觉。比如“湖光潋滟”,即使在不知道“潋滟”的字意单从感觉上就觉得很动人。文字的升降调、又或是文字的字形感觉都让人有不同的感受。“西湖瘦”不过是吧“瘦西湖”给掉到过来,但我感觉就是不一样,只是感觉上和我要写的故事有些贴切,感觉上又很特别。“瘦西湖”的瘦是形容词,而“西湖瘦”的瘦是动词,病字旁给人一只忧伤的感觉,瘦字本意思有着“消减”“憔悴”的联想。这样我的故事主基调基本就有了。

    希望《倚竹听溪·西湖瘦》能快点成形,我将为之付出全力。

  • 上个周末两天都在忙乎装房子,各种劳动累的全身酸痛,今天早上3点多就疼醒了。当时就像被亢龙有悔给了那么一下的感觉,翻个身看下时间都是折磨。早上高高兴兴的穿了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一趟公交车就被干毁了。讨厌人多。

    一个月之间间接知道、亲眼所见的已经知道有两只流浪猫被车压断腿了。本希望它们可以远离人类的,但想想可怜的小家伙们几乎已无处可躲了。越来越意识到科学正在加速人类灭亡的进程,科学本身就是和地球被盗相驰的。那些科学家们都去死吧!

    唉,说好不愤怒的。说说偶写的小破文,这个故事的确没有完全写完,因为我在里面加了一条伏线。如果把这条伏线的内容抽调的话墨离、卓岚的故事还算相对完整些。为此先把故事的名字改为《剑双分 人莫离》,名字截取偶写的一首打油诗。

    江城子·墨离

    爆竹声残风雨袭 团圆夜 凋零急。独入黑夜 愿君常相怡。他朝若是雨歇日 剑双分 人莫离。

    逐渐修改吧,词牌用的是唐时的单片35字格式,水平毕竟有限。小说正在进行第一次检查,主要是错别字、不通顺的语句等等,闲时想想故事的下步进展。坚持!

  • 广告人的阶梯 - [资料]

    2009-06-12

不埋怨,不愤怒。找处清静,记录日子,练习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