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umi yu
  • 1980 6 2
  • WonderCSS
  • 其人:
  • 喜欢安静
  • 人越多越犯困
  • 小胖子
  • 视力无敌好
  • 略比蜗牛慢
  • 想回古代看看
  • 窦唯FANS
  • &Rammstein
  • 不喜悲剧
  • 只会汉语
  • 家里的硬装几乎弄完了,虽然一路磕磕绊绊的总算是搞定了,感觉太疲劳了。疲劳到就算不甘心也不想再去弄了,这段时间每到周末都累的不行,上班时间还要常常请假往回跑,想想真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我喜欢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在目前的基础上能不能靠家具换回来点,真想再由套房子啊,这样就不会有两个人的意见冲突了,各负责一套多OK。不可否认的是钱真是个好东西。

    淡定,想想我连清水房都能住个三两年,目前这房子已经很齐备了,只是付出和结果有那么些出入也不算什么,毕竟现在不是最终效果,等家具什么的都弄完说不定又是一个样子。房子毕竟是两个人住,和像个人相处差不多,个人都有各人的喜好,互相容忍才是持久发展的路子嘛。淡定。

    这次装房子学到很多东西,很鄙视自己的孬性格,顾虑的东西太多。这是什么原因决定的呢?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钱这东西,一穷就酸,一酸就孬。那些风骨很高的穷书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是持才傲物么?可是在这年代还有“持才傲物”一说么?我想或许该是“持财傲物”更多些吧。一不留神又写了这么多的酸字,打住。改变性格得先从改变兜囊开始。

    我要写的小说我又有了新理解,平时在忙碌的间隙常常在思考故事的背景。先不考虑意义什么的,只想把故事讲的吸引人,阅读起来流畅亲切又不失惊喜乐趣。大致整理了下思维后,我想应该将前面写的“墨离”溶入新的大故事里,整体故事发生在扬州,名字暂定叫《西湖瘦》,不不称之为“怪怪的臭拽”。

    的确这样,我很喜欢文字读出的感觉。比如“湖光潋滟”,即使在不知道“潋滟”的字意单从感觉上就觉得很动人。文字的升降调、又或是文字的字形感觉都让人有不同的感受。“西湖瘦”不过是吧“瘦西湖”给掉到过来,但我感觉就是不一样,只是感觉上和我要写的故事有些贴切,感觉上又很特别。“瘦西湖”的瘦是形容词,而“西湖瘦”的瘦是动词,病字旁给人一只忧伤的感觉,瘦字本意思有着“消减”“憔悴”的联想。这样我的故事主基调基本就有了。

    希望《倚竹听溪·西湖瘦》能快点成形,我将为之付出全力。

  • 上个周末两天都在忙乎装房子,各种劳动累的全身酸痛,今天早上3点多就疼醒了。当时就像被亢龙有悔给了那么一下的感觉,翻个身看下时间都是折磨。早上高高兴兴的穿了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一趟公交车就被干毁了。讨厌人多。

    一个月之间间接知道、亲眼所见的已经知道有两只流浪猫被车压断腿了。本希望它们可以远离人类的,但想想可怜的小家伙们几乎已无处可躲了。越来越意识到科学正在加速人类灭亡的进程,科学本身就是和地球被盗相驰的。那些科学家们都去死吧!

    唉,说好不愤怒的。说说偶写的小破文,这个故事的确没有完全写完,因为我在里面加了一条伏线。如果把这条伏线的内容抽调的话墨离、卓岚的故事还算相对完整些。为此先把故事的名字改为《剑双分 人莫离》,名字截取偶写的一首打油诗。

    江城子·墨离

    爆竹声残风雨袭 团圆夜 凋零急。独入黑夜 愿君常相怡。他朝若是雨歇日 剑双分 人莫离。

    逐渐修改吧,词牌用的是唐时的单片35字格式,水平毕竟有限。小说正在进行第一次检查,主要是错别字、不通顺的语句等等,闲时想想故事的下步进展。坚持!

  • 这场雨断断续续的下了两天,今晚雨势更是迅疾,如冰雹一般的雨点敲击着竹叶发出“噼啪”的声音闹的夜晚无法安宁。

    就在纷乱的雨声间由远至近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我来到厅堂打开房门向外细看,在雨雾中一骑白马以奔至院落,随着一声嘶鸣从马背上跳下一人。

    “在下七秀坊弟子墨离,因大雨无法连夜赶路请求借宿一晚!”

    抱拳施礼后她抬起头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孔,不知是不是被雨淋的,即使在烛光下她的脸仍是白皙的如同月光一样。

    忽然“七秀墨离”四个血字的画面突然塞入我的脑中,真是没有巧事哪来“巧”字。

    “请进!”让她坐在厅堂的竹椅上休息后我转身将她的坐骑迁入屋后的马棚,再回来时她正一脸好奇地观看着这近乎全部由竹子搭建的房屋。鼻中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不同于一般的花粉薰香,就像花瓣纷纷飘落那般雅致。但这味道有些熟悉,如果这是七秀坊特殊的香味的话,我应该去过那里……

  • - [倚竹听溪]

    2009-05-11

    一阵清凉吹得林子发出“沙沙”声响,除此以外再无声音。透过竹窗看到清澈的天空下竹叶如湖中的涟漪一样柔和的挥舞,暂放在桌案上的书籍被风又掀开一页,应是又过了一日。

    在这片竹林中我过了很多年,“很多”似乎应该是无法具体计算的,但我却有据可依。就像曾经在我身边出现过的人和事一样,虽然记不起他们是如何从我的脑海中溜走的,但我依然可以在这些书本里回忆起他们。

    曾经的“我”就这样堆积在这个木质的书架中,一本一本的罗列,每到阳光充足的天气我都会将他们摆放在阳光下晒晒,以不至于让过去的我发霉。

    我几乎每天都会忘记三十天前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和人物,这种忘记是黑洞洞的,不会有一丝线索,像那阴沉的天空一样。我时常会拿起纸笔记录下近日的经历,在代替我的记忆同时也在证明这我目前的年纪没有虚度,所以眼前这些书就是我的无数个三十天前。

    除了一起生活过的李酌、秋潋和死去的廖老头,其他的面孔和发生过的事情都会随着太阳的起落而消失在某个夜空中。

不埋怨,不愤怒。找处清静,记录日子,练习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