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umi yu
  • 1980 6 2
  • WonderCSS
  • 其人:
  • 喜欢安静
  • 人越多越犯困
  • 小胖子
  • 视力无敌好
  • 略比蜗牛慢
  • 想回古代看看
  • 窦唯FANS
  • &Rammstein
  • 不喜悲剧
  • 只会汉语
  • 昨天晚上再次假斯文了一把,在当当网又出了点血。目前买书似乎是有着这样的一种心理因素:买那种相对难读但又的确是好书的作品。这类书并非那种通俗小说,读过一遍就可以永远的放在书架中长眠,再无复读的兴趣。还有一方面就是做做样子。所谓“镇宅之宝”。

    虽是“做做样子”,比如书架中的《史记》之类,但总还是有机会拿出来读。做做样子总比没有样子要好的。比如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和一新认识的靓女在街上,平时这小伙惯有将烟头扔在路上的习惯,但仅为在靓女面前做做样子,便这次将抽废的烟头扔到垃圾箱中。路面上少个烟头,也是“做做样子”的功劳。看上去很美也是美啊。

  • 一个人的办公室 - [日记]

    2009-07-14

    往常都是早晨6点起床,由于早上下起了雨所以空气清爽湿润,人就像在泥土中昏睡的小虫子那么幸福地拖拉到6:20才起床。烧水、脱脂牛奶+麦片、洗头、刷牙、看看新闻,这是近两年的早晨习惯。

    出门的时候7点多。因为下雨天搭公交车的人特别多,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雨伞我的脑袋就涨的很,所以暗自下决心奢侈下打出租去上班。到公司的时候才7:40,我们的上班时间是9:00,这样就有很多闲余时间可以自己利用了,嘿嘿。

    先换了件有领的TSHIRT,再给桌上的花浇了些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影响,每次在给花浇水的时候都有种小满足的喜悦。冲了杯普洱茶后才安稳的坐在座位上,听着清新的音乐,拿出《荒废集》想看看别人的“荒废”,以此来提醒自己的荒废。

    我的座位在窗边,所以并没有急于开灯,这种略微昏暗的气氛会让人有着很安静的心态。办公室的前方是倾城杂志社的设计部,一直都是拉着窗帘的,现在由于阴天的原因更是像电影院一样,整理柜上一排绿萝为这份黑暗带来安逸的生气。平时人声喧哗的办公室此时只有我一个人,这个感觉真是太棒了,尤其是这样的雨天。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比别人要早到公司的原因之一吧。(PS:MOTO-Q8的拍照功能烂到极点。)

  • 唐寅和拉斐尔 - [日记]

    2009-07-13

    上周末在回海城的路上看完了《嫌疑人X的献身》,今天中午闲时便翻出陈丹青的《荒废集》来读,文字还是那么侃快有趣,没翻得几页便看到一个好玩的事。那就是拉斐尔与唐伯虎这两个家伙竟然是活在同年分,唐寅(1470—1523年),拉斐尔·桑西(1483—1520)。

    天啊,在我的意识里似乎唐寅那算古代,拉斐尔要“近代”许多,这真真是太让我惊奇了。陈丹青说将两人的画作并在一起看就能很直接的看到中西文化的差异了。于是我便好事的找来两张画并在一起看,这简直了,所谓“直观”也便是如此了。

    因为拉斐尔那面没有可相比较的“山水画”,更莫说“诗书画印”了,所以唐寅只取了《王蜀宫妓图》轴中的局部。拉斐尔取的是《草地上的圣母》。两幅图片碰在一起,其文化差别可谓明显了。那差别不单单是美术范围,还有唐寅的那首《桃花庵歌》,还有那部蒸汽机,等等。

  • 家里的硬装几乎弄完了,虽然一路磕磕绊绊的总算是搞定了,感觉太疲劳了。疲劳到就算不甘心也不想再去弄了,这段时间每到周末都累的不行,上班时间还要常常请假往回跑,想想真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我喜欢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在目前的基础上能不能靠家具换回来点,真想再由套房子啊,这样就不会有两个人的意见冲突了,各负责一套多OK。不可否认的是钱真是个好东西。

    淡定,想想我连清水房都能住个三两年,目前这房子已经很齐备了,只是付出和结果有那么些出入也不算什么,毕竟现在不是最终效果,等家具什么的都弄完说不定又是一个样子。房子毕竟是两个人住,和像个人相处差不多,个人都有各人的喜好,互相容忍才是持久发展的路子嘛。淡定。

    这次装房子学到很多东西,很鄙视自己的孬性格,顾虑的东西太多。这是什么原因决定的呢?我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钱这东西,一穷就酸,一酸就孬。那些风骨很高的穷书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是持才傲物么?可是在这年代还有“持才傲物”一说么?我想或许该是“持财傲物”更多些吧。一不留神又写了这么多的酸字,打住。改变性格得先从改变兜囊开始。

    我要写的小说我又有了新理解,平时在忙碌的间隙常常在思考故事的背景。先不考虑意义什么的,只想把故事讲的吸引人,阅读起来流畅亲切又不失惊喜乐趣。大致整理了下思维后,我想应该将前面写的“墨离”溶入新的大故事里,整体故事发生在扬州,名字暂定叫《西湖瘦》,不不称之为“怪怪的臭拽”。

    的确这样,我很喜欢文字读出的感觉。比如“湖光潋滟”,即使在不知道“潋滟”的字意单从感觉上就觉得很动人。文字的升降调、又或是文字的字形感觉都让人有不同的感受。“西湖瘦”不过是吧“瘦西湖”给掉到过来,但我感觉就是不一样,只是感觉上和我要写的故事有些贴切,感觉上又很特别。“瘦西湖”的瘦是形容词,而“西湖瘦”的瘦是动词,病字旁给人一只忧伤的感觉,瘦字本意思有着“消减”“憔悴”的联想。这样我的故事主基调基本就有了。

    希望《倚竹听溪·西湖瘦》能快点成形,我将为之付出全力。

  • 昨天买了七本书 - [日记]

    2009-06-26

    昨天晚上第一次在当当网上买书,因为家里的装修快搞定了,所以的置办下为书架充充场面。买了七本书,其中陈丹青的《退步集》和王小波《黄金时代》都是看过的,留着搜藏。《退步集》的续集简单看过不甚喜欢,《荒废集》是陈丹青的新书,在豆瓣上简单看来眼,其中有一部分内容好像被和谐掉了,是关于“回想七十年代”的,唉。

    沈从文的两本书一是小说一是散文,我想以目前的心境未必能读进去,但人评论沈公的书与其人一样低调,个人十分喜欢,必买的。《周汇本红楼梦》是七本书中我最希望拿到手的,可算是周汝昌先生一生的汗水了,为的只是让红楼恢复其真实面目,无需多言。《嫌疑人X的献身》是可读性非常高的推理小说,记得易中天说过,对于一位不怎么读书的人来说,读推理小说最划算。故事吸引人,在推理中还能学到东西。甚妙。

    后记: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半,当当的书箱邮到,感觉像接到一份礼物般欢喜。这东西看来容易上瘾,要节制,毕竟银子不多。恩。

不埋怨,不愤怒。找处清静,记录日子,练习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