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humi yu
  • 1980 6 2
  • WonderCSS
  • 其人:
  • 喜欢安静
  • 人越多越犯困
  • 小胖子
  • 视力无敌好
  • 略比蜗牛慢
  • 想回古代看看
  • 窦唯FANS
  • &Rammstein
  • 不喜悲剧
  • 只会汉语
  • 忽的想起了这个坑,等用户名密码一次性输入正确登录进来的同时,真是感动了一小把。

    据上一篇博文之间间隔多长时间?或许不用计算来衡量。当时还没有微博,现在已经泛滥了,但我没有用,不喜欢。当时我还没听说过有位作家叫木心,现在木心先生已经逝去了,但今天仍在书里见到他,很喜欢。当时我还没想过有个自己的网站,现在已经不以为奇了,虽仍在做,也就那么回事儿。

    如此,个人却没啥变化。每天过着麻木又不甘麻木的生活,脑里不时仍在竹林里寻找着一段一段杜撰的记忆。都不曾改变。

    但这个社会变的厉害。曾经三鹿牛奶让社会对商人的良心进行一次大批判,但就在三两年后,同样是这个社会又针对老人跌到人们该不该扶起,进行辩论。没有丝毫进步,反而退的厉害。

    回到标题,时光虽荏苒,岁月嘛,无歌以和。

  • 新婚出游 - [日记]

    2009-10-09

    家里装修搞定,结婚完成,突然感觉大事都过去了,安逸的感觉来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婚开始变的这么火爆,身边的一些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结婚了,包括我都在一片形势大好的结婚浪潮中折腾。当然大谦仍在坚守着单身汉的身份,有无数个未知数在等待着他,围在城里的人们都会有些小羡慕的。

    结婚旅行去了上海、杭州西湖、黄山、千岛湖,都只是一瞥。虽说贪多嚼不烂,都只是走马观花的路过,但能见一斑也不错,犹抱琵琶半遮面嘛。看了陈丹青先生写的《荒废集》有句话印象深刻,那就是古人在写文的时候喜欢用“有诗为证”,现在咱也来个“有图为证”。

    杭州的宋城是我感觉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古街道的样式,里面的商人都一副古代小商贩的行头,挺带劲的。道路上有耍猴卖艺的,固定时间还有抛绣球等表演。偶尔在街上还能看到济公的身影,古来古去的我喜欢。就是想知道过去人是怎么生活的。

    宋城白天没多少人,到了晚上各种旅行团就接踵而至,满眼都是小团旗,充耳均是大喇叭,坏了氛围。不过宋城的晚上的确漂亮,再来个有诗为证: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辛弃疾 青玉案 元夕)

    乌镇是第一个去的景区,亲身的体验了一把江南水乡的感觉,我对里面的居民比较感兴趣,他们的“保存”似乎比这景区要保存的还要好。里面各种各样的东西事情导游讲了N多,多数没记住,只记得矛盾故居了,看看人家的生活氛围,可见古代讲究书香门第还是很重要的。.

    杭州给我的印象就是:南北方差异真TM大 (  )

    黄山是这次出游最好的地方,想找张能代表黄山的图片还真难找,景观太大,相机不行。套用古龙式书名,黄山印象为:苍松·云雾·影。最后就找出这“张云深不知处”的图片来记录下。

  • 在网上看到的,挺有意思,家里刚买的冰箱也是白色的,真相弄个贴上。但每次看到哦PS这界面心理都充满无奈啊,设计是空,设计是空  。

  • 放空的日记 - [日记]

    2009-07-27

    这段时间累到不行,早上起来原本酸痛的身子又被公交车圈猪一样的人流挤得昏臭难忍。到公司后先用手巾大致的擦了擦身上的汗换了件衣服后才有些精神,早上上班前的这段BUS经历,无论有多么美好的心情,对生活怀有多么大的愿景都被挤的一塌糊涂。一天以这样的开始我想多数人的办公效率会大打折扣,自然包括我。

    最近不不说我说话越来越唠叨了,反视自己觉得满脑子的都是混乱,满心塞得尽是陈旧繁乱的棉絮,我似乎被这些事情挤压的有些变形了。这周的工作日开始高速运转了,本来“周日忙碌上班休息”的机会也没了,擦破头皮也得硬顶了。不然又能怎么样呢?

    周日买了一盆薄荷,到家里不久就垂头丧气了,希望能坚持住!

    PS 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忘记了前面是什么桥段,画面就是拔起一株将死的植物,从泥土中脱离出来的根部长满了可爱的小蘑菇,灰色的、圆圆的那种。当时我就想要将它们留下种到花盆里,因为我一直有种在花盆里蘑菇的想法。哈哈!

不埋怨,不愤怒。找处清静,记录日子,练习写文。